彩票256代理歡迎您的到來!

15058356998,15705779577

資訊中心

當前位置: > 資訊中心 >

機械工業需多行業協同創新

發布日期:2017年10月28日 【返回上一頁】 閱讀量:

 作為中國機床行業的領頭羊,2011年,沈陽機床集團銷售收入突破180億元,如果論銷售額,甚至可以排到世界第一。但從全球行業的影響力而言,在高端機床領域,中國機床企業仍然沒有話語權。這亦是推動沈陽機床集團董事長關錫友努力進軍世界前三的動力所在。


  “核心競争力并不是單指技術,還包括其他一系列的方面,如品牌、服務等等。”關錫友自2008年開始,努力重建沈陽機床集團的體系,砍掉了低端機床生産制造,轉為外包,将自主研發和重建市場服務體系作為公司轉型的重點:“過去我們單純把技術研究當成了創新。結果往往是成果出來了,卻束之高閣。”在關錫友看來,這也是企業由大做強的必由之路。


  機床行業是與世界接軌比較早的行業,現在的全球機床行業競争環境是怎樣的?


  關錫友:從2002年到現在,國内市場的機床需求在放大,但國内機床行業占有率相對下降,進口迅猛增長。究其原因,第一是企業創新活動少,産品結構調整和自主創新活動沒有跟上市場需求;第二是中國客戶的需求在升級,不好的機床已沒有市場;第三是日本、德國的企業調整了産品策略,用高技術打造低成本産品,擠壓國内行業,再加上原材料上漲、能源價格上漲、彙率上漲等因素,國内機床價格折算後和日本機床價格一樣,缺乏競争力。


  那我們的競争力優劣勢在哪裡?


  關錫友:中國無論是在機床行業還是裝備制造業,都存在着“大而不強”問題。我們的産品水平和日德比還有差距,這個差距不僅僅是技術上的差距,還有市場和技術結合上的差距。單就技術而言,中國企業的不少要素不落後,但這些技術沒有有效地支撐産業在市場上的競争。


  按照市場經濟的角度,市場是面向全世界開放的,中國企業也可以整合世界的産業鍊,但世界的産業鍊對中國有門檻、有禁區,這逼迫我們不得不創新。所以要想成為世界制造強國,需要多行業的協同合作,需要國家找到制高點,制定國家戰略。


  中國的神八、天宮已經實現在太空對接,既然我們有能力在航空航天領域做到這一步,那我們在制造領域也應該有這個能力。


  現在機床行業發展的國際性大趨勢是“智能化、客戶化”,智能化是進口機床的強項,而客戶化則是國産機床的強項。智能化的核心是運動控制技術與當代信息技術的集成,在這方面我們與發達國家相比技術有差距,但要看到我們的優勢——與客戶的貼近性。


  提到國際化,現在中國企業越來越多通過并購達到國際化目标,沈陽機床集團作為最早進行海外并購的經營者,如何看中國機械工業企業積極海外并購?海外并購是中國企業縮短與世界強手技術差距的有效途徑嗎?


  關錫友:近期,中國工程機械企業頻頻海外并購,更多的應該是沖着品牌和國際化渠道。但如果是單純沖着技術而去,我認為是沒用的。就好比談婚論嫁,光看新娘子漂亮是沒用的,要找的對象一定要是能共同生活的人。原本以為收購能買來技術,之後才發現不完全是這麼一回事。收購德國希斯時,我們考慮得就不夠周全。當然,戰略上的考慮沒有錯,并購也帶來了技術的融合,在沈陽機床形成了兩大産品系列。但從實際的經濟效益來看,卻不是明智之舉。


  既然從外部通道獲得技術的想法有些理想化,那企業如何找到核心競争力,實現升級目标?


  關錫友:裝備制造業的核心技術叫運動控制技術、信息技術與機械技術的有效集成,即産品智能化。這個技術一定要是自主的。什麼是自主技術?原來我們理解,就是自己封閉研發出來的技術,悶在小黑屋裡研究。現在,我們以品牌為核心,打造創新平台,利用全球資源搞研發,這才掌握了核心技術。


  而過去我們單純把技術研究當成了創新,結果往往是成果出來了,卻束之高閣。實際上,利用現有的技術結合市場需求進行有效的集成和組合,從而催生新需求、誕生新市場,這個過程也叫創新。


  中國的核心競争力到底是什麼?大家一提到核心競争力就想到技術,這是一個誤區。核心競争力體現的不應該隻是技術,它是技術、産品、品牌、營銷、服務的綜合體。


  “十二五”期間的中國裝備制造業的競争可能異常激烈。找到核心競争力,然後找到解決的路徑,才有自信可以和國外其他企業競争。


  中國在基礎零部件、基礎工藝和基礎材料上仍然與發達工業國家存在差距,這個如何彌補?


  關錫友:技術研發要看長遠。有人說,不搞創新搞拼裝也活得好好的,何必大投入研發卻可能長時間不見收效?我認為,那些關鍵的共性技術、基礎研究,每個企業都需要,總要有人去做。


  就核心技術研發來說,對于單個企業很艱難、很漫長,我們的辦法是整合全球創新資源為我所用。在國内,我們聯合8家企業、6家院所正式組建了“數控機床産業技術創新聯盟”。多年來高額的研發投入,造就了一支有完善技術體系的研發隊伍,我們自信有能力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沖頂”之路。下一步,沈陽機床戰略聯盟的涵蓋範圍将進一步擴大,除了在上遊環節建立技術聯盟,更要在下遊環節建立市場營銷和售後服務聯盟。


  不過,這樣的戰略聯盟作為全球化語境下的新型商業運作範式,對戰略聯盟的管控、聯盟中的制度建設、信息技術的應用程度、誠信體系的建設、對戰略聯盟風險的防範等等,還需要我們進行更深入的實踐和探索。


  從另一個層面而言,需要國家從戰略角度制定目标。這也就要求國家不能像過去那樣,隻是拿錢出來扶持産業發展。國家需要做的是,幫助創立協同創新的聯盟,這是企業沒有能力做到的,企業本身也沒有能力将基礎研究、應用研究以及大學、科研院所整合在一起,單個企業也沒有能力将跨行業、跨領域的包括基礎材料、電子材料,信息、計算機、刀具材料等整合在一起,這隻能依靠政府部門來統一協調部署了。